《炮灰逆袭,男配请自重》 正文 第119章无标题

    全将军府都知道,如今府里最受宠的,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公子,一直到满月酒那天,于铮才挑挑拣拣给于念确定了大名:于冬旭。狂沙文学网 www.kuangsha.net

    一个温柔得带着希望的名字。

    全府也就只有大夫人显得波澜不惊,不仅没表现出丝毫喜悦,反而开始设立佛堂念起了经,对那个孩子也避而不见。

    于铮看在眼里,交涉了几次无果,便也随她去了,在她看来,这样最好不过,免了以后一堆麻烦。

    “王爷,小公子又哭了。”(奶nǎi)妈抱着(奶nǎi)娃娃焦急的跑过来,生怕怪罪。

    谁知才哇哇大哭的小冬旭一见到于铮就停止了哭泣,反而伸出小手要抱抱,咧嘴露出了还没长牙齿的牙(床chuáng)。

    “给我吧!”于铮伸手接过,笑着教训了一句:“小东西,又不乖。”

    “咦,奇怪了,小公子一见到王爷就不哭了呢!”(奶nǎi)妈也感到很奇怪,“看来小公子特别喜欢王爷。”

    于铮道开玩笑道:“你多跟他沟通沟通,说不定他就能听懂呢。”

    (奶nǎi)妈噗嗤一声笑了,“是啊,小公子心智剔透,这么小就知道该和谁亲。”

    想起小念,于铮摇头:“以后又是个小鬼头。”

    “王爷可别这么说,您都说了,小公子说不定听得懂呢,你看他耳朵都竖起来了。”

    “呦,还真是。”于铮想伸手捏捏他的耳朵,却正对上了那双暗红色眸子,晶莹水润,没有一丝杂色。

    改为捏捏他的脸,“回来了就好。”

    “什么?”(奶nǎi)娘问道。

    “没什么。”

    ……

    几天过后,于铮听家仆来报说是看到了叶姑娘,来府里打了一个照面又走了。

    “她有没有说什么?”

    家仆摇头:“没有,小的倒是问候了,但叶姑娘没有回答。”

    “算了,你先下去。”

    “王爷,还有一事禀报。”

    “讲!”

    “皇上派人传话说,秋猎提前了,时间定在了七天后,说是请王爷当天候务必参加。”仆奴在一旁恭敬道。

    “不去。”于铮转(身shēn)就走。

    “哎,王爷,可是皇上特意交代了让您……”

    “朝廷那么多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于铮脚步没停,自从几年前那次秋猎导致叶倾城消失后,于铮便再也没参加过什么秋猎,一是她在外多年没机会,二来那个傻傻的叶倾城一直是她心中的痛,以至于她如今对秋猎这种活动生不出半点好感。

    “那这衣服,咱是留下来还是退回去?”

    去猎场,每位大臣都会有一(套tào)属于自己的秋猎服和带有特殊记号箭矢,猎场人多眼杂,主要是为了区分猎物的主人。

    “先放那里吧。”于铮叹了一口气,衣服都送来了,说明皇帝已经开了口,哪能真不去呢。

    “哎,是!”奴仆高兴的应了一声,在他们看来,如今将军府是越来越好了,他们做下人的(胸xiōng)脯都要更(挺tǐng)一些。

    处理好手头的事,时间已经不早了,宋清燕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佛堂念经,年纪稍大一些,人就开始迷信了,特别是经历了于铮消失的那段(日rì)子以后,整个人就只想祈求菩萨保佑,让一家子都平平安安的,别的事她也管不了。

    “去把白易叫过来。”于铮慵懒的坐在大椅子上,手指不停的敲着桌面,有些烦躁。

    有眼色的下人给他泡好了茶放一边,安静的退了出去。

    不多时,穿着侍卫装的白易便推门而入,“王爷!”

    “坐。”

    “谢王爷。”白易依言坐下,问道:“王爷唤我前来,有何要事?”

    于铮喝了口茶:“倒没什么要事,只是府里面要你多费心了。”

    “这是属下的职责所在。”

    “过几天秋猎了,我不在的时候,把府里头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还有那个公主,给本王看紧点,以防生事。”

    “王爷的意思是多加护卫?”

    “有这个意思,不过这在暗中添加就好。不管怎么样,公主不能在我们府上出事。”

    白易想了一会道:“恕属下直言,接待永乐公主一事,不该由您接管。”

    于铮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皇命难违啊!”

    人人都知道的事,(身shēn)为九五之尊又怎么会不清楚,但坐在高位那人(性xìng)(情qíng)莫测,谁又能猜得出他是怎么想的。

    “属下定不辱命。”

    “哦对了!”于铮突然想起一事:“那个叫烟儿姑娘的和四王爷怎么样了?”

    “烟儿姑娘?”白易想了一下,问道:“王爷说的可是刺史府的薛烟?”

    “对。”

    “据说追四王爷追到了闵城边界,依四王爷的脾(性xìng)……”

    于铮知道他要说什么,笑了一下:“那可不一定,烟儿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在她还没恢复记忆之前,那马上一声惊吼她记得清清楚楚。

    这句话不由得让白易多想了:“王爷为何突然谈起此事,莫非是对那薛姑娘……”

    “住脑!”于铮哭笑不得:“停止你那危险的思想,我不过随口一问。”

    白易却道:“王爷不小了,是可以考虑一下婚姻大事了,若是暂时没有合适的清闺,也该收几名近(身shēn)丫鬟。”

    近(身shēn)丫鬟在这里便是通房丫头,于铮对他的建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几个近(身shēn)丫鬟给她洗澡搓背吗?她倒是不介意,就是怕把那近(身shēn)丫鬟吓晕过去。

    “不需要。”

    “王爷!”白易还要再说什么,就被于铮打断。

    “此事不用再议。”

    白易知此事不由他管,但老将军走得早,他(身shēn)为王爷的师傅,提点一下也是本分,见于铮不(欲yù)谈论此事,他便收了话题。

    “那王爷,属下告退。”

    ……

    一个幽密的巷湾里,一个男子下了船,(身shēn)边的人接过他手中的黑色斗篷,露出一张面容温润的脸。

    “王爷,要不要先联系北鹰,他已恭候王爷多时。”说话的那人赫然就是从小跟在君陌泽(身shēn)边,长大却消失不见的阿满。

    君陌泽抬手拒绝道:“不,让他等着,先回府。”

    “是!”

    说是说先回府,君陌泽却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属下望向阿满:“大人,这?”

    阿满笑了笑,(胸xiōng)有成竹道:“定是又去见九王爷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逆袭,男配请自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炮灰逆袭,男配请自重》 正文 第119章无标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