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5Chapter24

    快至宵(禁jìn)时,汤姆回到装饰鄙陋的房间内,照例打开(日rì)记本记下当(日rì)的见闻。他写(日rì)记时,从不会运用过分的(情qíng)绪符号,严格遵于现实。因此,当(日rì)在盥洗室发生的一切也不过一句“莉拉似乎来盥洗室找过我”。最后,他在(日rì)记本上下咒。所有字符便都消失了。

    第二天,他早早来到公共教室。快到打铃时,西格纳斯才独自姗姗来迟。即便已经上课了,莉拉却连一只影子都没跟来。

    第三天,斯拉格霍恩教授在上魔药课时,不经意地谈到了点儿莉拉的去向。言谈中,这位喜欢碎碎念的教授又对莉拉的家族是的,家族,汤姆肯定他没错过一闪而过的唇语不甚溢美。但凡敏感点的斯莱特林都能体察到莉拉奥利凡德忽然消失的异常,可她也不过是个奥利凡德不是么只要奥利凡德魔杖店不会因她的消失而关门歇业,又有什么值得惦念的呢可下课之后,汤姆便撞上了貌似与他不期而遇的马尔福。马尔福一定想询问关于莉拉的什么,但汤姆肯定自己不会比马尔福知道的多。

    “如果你周末有空,还请到鄙庄一叙。”马尔福客气地邀请,末了还好心地提醒道,“只是略尽同学之谊,不必太正式。”

    这些高位人士的消息果然灵通又封闭,汤姆心想,面带微笑地应邀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汤姆还是做了不功课。周五的这天,他收到一件价值不菲的礼物一(套tào)低调奢华的礼服。礼物的署名只有一个潦草的大写g。聪明的汤姆在立刻猜出寄件人(身shēn)份的同时,油然升起一种所有人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而只有自己蒙在鼓里的被排斥感。他没有半分感念的(情qíng)绪,在室友的落地镜前,刻薄地挑剔着这(套tào)礼服,一边暗自揣摩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意图。那老家伙可一直记得自己欠过他几枚像样的人头呢,可不得让他穿得体面些,好去吸引那些名利人士的注目可既然格林德沃的信息网络无孔不入,又为何不给自己留下有用的只言片语

    怀疑间,汤姆已做好充分展示的准备,当然不会是为了格林德沃,而是为了成全自己初萌的野心。

    黄昏时,汤姆终于在开宴前赶到马尔福庄园。无心欣赏庄园的富丽,汤姆迅速掠过人群中的佼佼者们。宴会之盛大自然有目共睹。人们心照不宣地缩成一个个交谊圈。汤姆敏锐地意识到,努力了近两年的自己,也只能屈居于这个明显暗淡的角落,和一群不知所谓的下层人士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着。或许有感于汤姆的傲慢,连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圈子,也不自觉地渐渐远离了他。

    姓氏,金钱,名气,天赋汤姆暗自忖度,终于有些感念格林德沃的“好意”了。果不其然,不少名流因他低调装束下过人的气质吸引,撇去他们之前的无聊话题,朝他靠拢。就在他们打算和汤姆攀谈时,阿布拉克萨斯适时出现,向汤姆打了声招呼。

    但在阿布拉克萨斯偏过(身shēn)体的一瞬间,汤姆忘了客(套tào)。擦过地平线的最后一抹余晖照在来人(身shēn)上。过密的人群夹缝里,完整地立着一位衣着楚楚的女孩。近一周不见,她似乎瘦出了这群人乐于吹捧的雅致。

    他们是一样的。在这群似乎天生优越的人眼中,由贫((贱jiàn)jiàn)生发的忧郁尘埃落定,化成实体,反倒是物以稀为贵了。莉拉(身shēn)穿一件黑色礼服裙,领口处和肩上还缀着朵朵细密的紫罗兰。

    “莉拉。”汤姆疑心是自己不慎出声,紧接着又听到(身shēn)侧的白面夫人笑出了十足的客气,用尽量规避虚(情qíng)假意的假语气,继续说道,“梅林祝福你们。”

    汤姆惊异于自己竟有些搞不清楚这句话的主谓宾。

    “谢谢。”

    莉拉和阿布拉克萨斯同时举起的高脚杯,在汤姆回神的瞬间,撞了满怀。(阴yīn)冷爬上了汤姆的脊背,但还不至于让他有更大的震动。他也无比自然地加入了祝福的行列中。

    宴会中并未绽放哪怕一点煽(情qíng)的气氛,与其说是两个人的契约宴,不如说是众人的盟誓会。

    汤姆看见布莱克家族的成员和马尔福夫妇寒暄了几句,便各自攀谈去了。

    人群中还有一位狼狈的青年人。他的贫穷扒着他略显破旧的礼服。他的邪恶则毫无掩饰地刻上了脸颊。他饮下一杯杯的酒水,嘲意也愈发明目张胆。

    终于,谈无可谈的一些人将话题转移到此人(身shēn)上。他们窃窃私语,也明目张胆。

    汤姆虽对那人不感兴趣,却也不得不借着他们酿造的一个个传闻发表点意见。

    “那酒鬼是谁家人”

    “除了韦斯莱,也就只有冈特家的人才会如此狼狈。”

    “莫芬冈特”

    “就是他。本也是万贯家财,可惜挥霍一空。不止如此,人丁凋零呐。”

    “你们听说了吗,关于他家的丑闻”

    众人不约而同地低笑。

    “说起来,也是十几年前的见闻了。他家的哑炮女儿竟与肮脏的麻瓜私奔,啧啧那麻瓜还算有些资产,可她怎么会横尸街头了呢”

    他们语气轻快,缀辞恶毒。奇怪的头疼忽然袭击了汤姆。他仿佛在觥筹交错中,瞥见了勒克斯的虚影。

    汤姆远离人群,走到僻静处舒缓心神。

    莉拉走到他(身shēn)边,不无关心道“汤姆,你的脸色很不好。”

    汤姆有些暴躁地走去一边。他头疼(欲yù)裂,无心应付莉拉。

    “可惜真正治愈人(情qíng)绪的魔法少之又少。”莉拉淡淡地微笑,“使人痛苦崩溃的魔法却又多得无可复加。”

    冈特醉了。他把领巾随意解开,竟也往他们这边凑。

    “梅洛普,别那样瞪着我”冈特将沾了点酒渍的手往汤姆(身shēn)上搡去。汤姆正打算对这无礼的人发作。莉拉已把他拉到一边。谁知冈特反倒不依不饶地往他们凑得更近了。

    这回,汤姆直接一个“昏昏倒地”送冈特入梦。冈特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似是没了呼吸。

    “回到人群里去。”汤姆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先行走进又转了几回话题的人群中。莉拉站定在原地,听汤姆提起了“纯血统”的言论。因这一话题的(热rè)议,独立的圈子们难得暂时融合在一起。几乎所有人都为汤姆天花乱坠的话语砸得兴致昂扬、不辨东西,只有老牌的布莱克、马尔福们兴致缺缺地仍就推杯换盏。

    “他很适合做动员演讲。”阿布拉克萨斯走到莉拉(身shēn)边,淡淡地评价道。

    “是的。”莉拉说。

    阿布拉克萨斯“被家族承认的你好像没有半分喜色。”

    “还要多谢你的猎奇。多谢你避开我优秀的堂姐沃尔布加,反倒选了(身shēn)份尴尬的我。”莉拉主动与阿布拉克萨斯碰了碰杯。

    “我欣赏你的分寸。”阿布拉克萨斯说,“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认为你就是布莱克吗”

    “不如说,你更自信于自己的判断力。”

    阿布拉克萨斯轻哼了一声,不无戏谑道“我们的布莱克小姐还是太不自信了。”话毕,他将酒杯随意搁在桌上,拉过莉拉的手道“让我们检验下这几(日rì)所学,如何”

    提琴声随之响起。众人自发围成一圈,看这两个建立契约的人在圈中翩翩起舞。二人舞步轻盈,配合得当。一舞下来,赢得了众人(热rè)烈的掌声。汤姆也是鼓掌人群中的一位,但他所鼓的对象是有了许多改变的莉拉。

重要声明:小说《Opposition(背道而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章节目录 25Chapter24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