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过场

    “乌尔贝特大人,现在您还是多休息一下为好。”

    “嗯啊我已经休息很久了。”

    “但是复活的后遗症还需要些许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我不是在质疑您,只是希望乌尔贝特大人能够理解,安兹大人和各位守护者都在担心着您。”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休息。”

    “感谢您的仁慈。”三魔将之一的贪婪向乌尔贝特行礼,目送着乌尔贝特回到房间后就在门口站定,一动不动的守护在创造了他的无上至尊(身shēn)边。

    而被劝回的乌尔贝特再次站在他非常熟悉的房间里,脚下是无比柔软的羊毛地毯,精致的桌椅华丽的吊灯,还有悬挂在墙壁上看起来古老的油画。

    毫无疑问,他现在正处在纳萨力克大坟墓第七层专属于他的房间中。

    乌尔贝特有些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和夏提雅不太一样,他的记忆只是断断续续很模糊。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在追踪疑似yggdrasi中玩家的冒险者,然后

    乌尔贝特把自己陷在柔软的大(床chuáng)里,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思索着。

    好像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qíng),但是却成功的把塔其米桑暴揍了一顿,那这不应该是件好事吗脑海中闪过的都是琐碎的片段,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全部被蒙上了一层纱,令乌尔贝特发自内心的烦躁。

    而且他一醒来就在这里躺着了,导致他差点以为异世界之旅是一场梦,结果下一刻推门而出就被雕像一般镇守在门口的贪婪给吓到了。

    nc居然拥有了自主意识什么的,这是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qíng)。

    乌尔贝特承认他可能有些失态了,如果贪婪都拥有自我意识了,那么(身shēn)为纳萨里克大坟墓第七层守护者的迪米乌哥斯没道理会像以前一样,同理,那么整个大坟墓的nc

    “想去亲眼证实一下。”但是一想到贪婪刚刚所说的话,乌尔贝特觉得更不能坐以待毙。接下来的场景不说乌尔贝特也能轻松想到,他可不想一会被当做珍惜动物被围观

    (身shēn)上只穿了简单的衬衫和裤子,其他的衣物全被仔细的折叠好放在他(床chuáng)边,包括一字排开的道具装备,让乌尔贝特心中的那一处柔软被触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似曾相识,让乌尔贝特不(禁jìn)有些责怪起之前的自己都遗弃了什么珍贵的宝物。

    怀着这份略微酸涩但是却更加温暖的愉悦,整装待毕的乌尔贝特将公会戒指戴到了曾经一直属于它的位置,左手的食指,与其他或增益或防御的戒指一起。

    随后恶魔的(身shēn)影于房间内消失。

    门口守卫的贪婪在感受到房间内无上至尊的气息消失了之后,将手中的通讯卷轴使用。

    “迪米乌哥斯大人,如你所料,乌尔贝特大人在属下说服失败后,使用戒指进行了转移。”

    辛苦了。迪米乌哥斯一点也不意外乌尔贝特会耐不住(性xìng)子,可以说他可能比纳萨力克内部任何人都了解乌尔贝特私下的脾气,与其让乌尔贝特使用魔法进行转移不如在一开始就将戒指归还给他。

    而迪米乌哥斯的这项提议也受到飞鼠的赞同。

    “安兹大人,乌尔贝特大人已经醒了。”迪米乌哥斯结束了与贪婪的通讯,向正在审阅文件的飞鼠行礼道。

    “是吗”飞鼠将手头的卷轴放在桌子上,“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凌晨三点。”雅儿贝德将系统拉出,看了眼时间后向飞鼠回复道,“安兹大人,距离复活乌尔贝特大人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和一开始就清醒的夏提雅相比太久了,也就是说对乌尔贝特桑造成的影响更加巨大吗”飞鼠微微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他对迪米乌哥斯吩咐道,“乌尔贝特桑估计只是在适应,毕竟他有段时间没有在纳萨力克活动过了,他的行踪交给你负责,发现后立刻向我汇报。”

    “是,安兹大人。”迪米乌哥斯领命而去,今(日rì)侍奉飞鼠的女仆为他轻轻推开门,迪米乌哥斯点头表示感谢后就转(身shēn)离开了,本来算稳重的步伐在出门那一刻起就变得有些焦急,一双大长腿踏着速度不算慢的脚步声在空((荡dàng)dàng)的走廊中回((荡dàng)dàng)。

    对于迪米乌哥斯来说,找到乌尔贝特完全不需要费太大力气,这大概也是飞鼠派他前去的原因,安兹乌尔恭的同伴们都知道,乌尔贝特只要待在纳萨力克大坟墓中,(身shēn)边绝对会有迪米乌哥斯的存在。

    所以不出十分钟,迪米乌哥斯就发现了乌尔贝特的踪迹,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qíng)了。

    这是一间实验室,说实验室可能不太确切,因为这里除了可以制作药水也可以研究道具和剖析生物,用途算是十分广泛,导致这种(情qíng)况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乌尔贝特的个人兴趣,另类的收集癖和掌控(欲yù)在作祟也说不定。

    而且是被乌尔贝特打上标签专属于他一人的领地,不过现在可能会多一位常客了。

    那就是能自主行动的迪米乌哥斯。

    “找到你了,乌尔贝特大人。”迪米乌哥斯站在门口,脸上露出的笑容如果被其他的守护者们看见的话,可能会受到不小的惊吓,类似于这个恶魔也会有这样的表(情qíng)之类的感叹。

    是的,自从迪米乌哥斯诞生起他就具有能穿梭于乌尔贝特各个领地的权限,而且这个权限是永久有效。

    永久这个字眼,过去对于迪米乌哥斯可能是一种刻意回避的枷锁,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如果可以,迪米乌哥斯愿意跪在创造了他的无上至尊面前,将脖子上的锁链的另一端亲手交给乌尔贝特。

    即使被永恒的奴隶,但只要乌尔贝特大人在,他存在的意义就不会消失。

    不会再放手了。

    恶魔的尾巴轻轻摇曳。

    所以当乌尔贝特推开门出来后又被迪米乌哥斯吓一跳,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迪米乌哥斯,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乌尔贝特平复心(情qíng)后,甩出了一个不是疑问句的疑问,然后自顾自的迈开步伐向前走去,也没有等迪米乌哥斯开口回复,似乎是要将他留在原地一般。

    然而迪米乌哥斯对于乌尔贝特这样子的举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而是跟随在乌尔贝特右后方,距离心脏最接近的位置却不会逾越,回应着乌尔贝特的问题。

    “安兹大人的命令,让我来寻找您的位置后向他汇报。”

    “安兹,安兹乌尔恭吗必须要称赞背负起这个名字的胆量,那么安兹桑之前的名字是什么”乌尔贝特目不斜视的走在前面,听着(身shēn)后熟悉的步伐声,内心有些怀念的叹息着。

    “是飞鼠大人,在来到异世界后,飞鼠大人为了将世界掌控于手中而改名为安兹乌尔恭,纳萨里克大坟墓上下现在,都在为了实现安兹大人的野望而努力着。”迪米乌哥斯言语之中带着对飞鼠的赞叹与尊敬,以及绝对不能成为拖油瓶的决心。

    “原来如此。”乌尔贝特眼看着马上到达藏书的秘密之地,突然改变继续巡逻适应的想法,“也就是说征服世界咯不愧是飞鼠桑,不对,现在应该是安兹桑了。”

    乌尔贝特心(情qíng)一下就变得非常不错,他停下步伐转头向迪米乌哥斯询问“还没有向飞鼠汇报我的位置吧”

    “是的,我以为乌尔贝特大人还有其他的事(情qíng)想做,所以还没来的及汇报。”

    “所以说不愧是我的儿造物。”乌尔贝特很满意,“迪米乌哥斯,将奈落侧第三个书架四行倒数第二本书放在我的房间,我现在前往第九层。”

    “是,乌尔贝特大人。”在迪米乌哥斯行礼后,乌尔贝特就使用公会戒指进行了转移。而确定乌尔贝特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迪米乌哥斯就向着不远处的藏书室走去,长长的尾巴也因为主人的好心(情qíng)而左右摆动着。

    虽然没有向迪米乌哥斯询问飞鼠的确切位置,但乌尔贝特也不至于找不到人。

    所以当女仆发现乌尔贝特之后有些激动的恭敬行礼,乌尔贝特也心(情qíng)好的摸了摸女仆的头,示意自己动手后径直推开了门。

    “乌尔贝特桑”飞鼠是真的有点惊讶,然后这点惊讶也变成了浓浓的喜悦之(情qíng)。

    真不愧是迪米乌哥斯,效率超高。

    “我已经碰到迪米乌哥斯了,不过看来我决定来找你是正确的选择。”乌尔贝特注意到飞鼠桌子上已经落得很高的卷轴堆,还有疑似文件的东西。

    无比眼熟的东西让乌尔贝特有点想笑,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异世界都不忘批改文件,会减寿的。”

    “不死族不存在减寿的问题。”飞鼠用一种十分威严的低沉声音阐述着,“雅儿贝德,你先去休息吧。”

    “但是”雅儿贝德很清楚接下来就是无上至尊们叙旧的时间,她明白自己不应该打搅的,然而如此开心的飞鼠让雅儿贝特控制不住的想要陪伴在他(身shēn)边,将他幸福的时刻深深的映入心底,这样就算是她,就算是魅魔的她,也会无比的幸福。

    “雅儿贝德。”飞鼠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单纯的重复了一下雅儿贝德的姓名。

    “失礼了,安兹大人,乌尔贝特大人。”明白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雅儿贝德最终优雅的将门关上,留下了飞鼠和乌尔贝特两个人。

    “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飞鼠桑”乌尔贝特使用技能从空间拉出一张木椅,直接坐在飞鼠的对面,“雅儿贝德怎么回事。”

    “呜哇,还是那么厉害,一开始就直戳要害啊乌尔贝特桑。”飞鼠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改了雅儿贝德设定的事(情qíng)解释了一下。

    “因为当时并没有预想到会变成这个结果。”飞鼠有些紧张的看着若有所思的乌尔贝特,“但是守护者们都已经拥有自我意识的现在,再次修改雅儿贝德的设定什么的,完全做不到啊。”

    乌尔贝特听着飞鼠越来越沮丧的语气立刻安抚道“没事的,翠玉录桑不会介意的,而且我刚刚思考的也不是这个问题。”成功转移了飞鼠注意力后乌尔贝特靠在椅背上,轻轻的敲了敲他们面前还堆满卷轴的桌子。

    “飞鼠,关于雅儿贝德的设定你了解多少”

    “些许。”因为太长了没认真看什么的,完全不敢说

    “翠玉录那个口味扭曲的家伙。”乌尔贝特想起以前被妮古蕾德吓得不轻的事件,有些嫌弃的撇撇嘴,“和佩洛洛奇诺桑那个智障不一样,翠玉录对三姐妹的设定可都不怎么正常,你最好小心夜袭什么的。”

    “夜、夜袭”飞鼠立刻想到了雅儿贝德痴女的样子,糟了,完全无法反驳,倒不如说可能(性xìng)很高

    “我会注意的。”十分认真严肃的回应了,声线一下子又变得十分威严低沉。

    “你这声音转变还(挺tǐng)有意思的。”乌尔贝特感触有些复杂,之前就注意到了,原来不是技能或者魔法

    “啊这个,因为本来也就是个小员工突然成为最高统治者什么的,故意压低声音说话会很有统治者的感觉哦。”这一下子声音又变回以前的飞鼠了。

    “最高统治者啊,听起来很辛苦的样子。”乌尔贝特赞同飞鼠的观点,“不过放心,迪米乌哥斯已经跟我说过了,飞鼠你的愿望我乌尔贝特将全力帮你完成”

    征服世界听起来就比毁灭世界的难度更高更有挑战(性xìng)。

    “乌尔贝特桑,你在真是太好了。”这样子寻找同伴的目标就更具有动力了

    两个好久不见的友人在一起十分放松的谈笑着,似乎(身shēn)在异世界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游玩罢了,能够和同伴在一起游玩自然是开心愉悦的。

    “对了,以后要叫你安兹桑了,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是我会努力适应的。”

    “迪米乌哥斯连这个都说了啊。”

    “是啊,我儿子自然很靠谱,印象中好像见到塔其米了,不过现在只看见飞,咳,安兹桑,我也能猜到,是二重幻影的潘多拉”

    “啊嗯,嗯。”

    “有点好奇啊,飞、安兹桑的造物。”

    “潘多拉的话,可能过段时间才能见到了。”

    “怎么”

    “因为你看,潘多拉之前不是变成塔其米的样子了嘛,乌尔贝特桑下手不轻哦。”

    “我的错”

    “对、对啊,现在还躺在(床chuáng)上下不来呢”

    “那还真是我制作些恢复类道具让迪米乌哥斯拿过去好了。”

    “不行额我是说,已经用过道具了,反正总是会见面的。”

    “喔。”

重要声明:小说《overlord乌尔贝特迷路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7过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