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山庄 第58章隔空杀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语笑阑珊 书名:一剑霜寒
    胖貂高高兴兴将脑袋挤出来,两只前爪攀住暮成雪的衣襟, 如同一位乖儿子, 正在倚门望着它的老父亲, 那个豆眼啊云倚风心软得一塌糊涂, 刚(欲yù)飞(身shēn)去夺, 暮成雪却已经抬手一按,将它整个推了回去。

    云倚风“”

    季燕然在他耳边道“我去抢。”

    暮成雪自然也听到了这一句。他虽武功出神入化, 在江湖里鲜有对手, 但鲜有毕竟不是没有, 还不至于将季燕然与云倚风全然不放在眼中。最重要的, (身shēn)为一个顶尖杀手, 他的每一次动手都价值万金,在没收到银子时, 向来连剑柄都懒得多摸一下。

    于是将怀中不安分的貂又一次按下去“我有个消息, 云门主或许会感兴趣。”

    云倚风道“风雨门最不缺的就是消息。”而且退一步说,哪怕你手中握有修仙**、辟谷秘籍、御剑飞行术,明(日rì)就要飞升成仙, 也别想带走半根貂毛。

    暮成雪继续道“与一朝廷要员有关, 我用他来换这只貂。”

    朝廷要员云倚风皱眉“你知道什么”

    暮成雪侧垂下头,漫不经心答一句“那就要看云门主愿不愿意同我做交换了。”

    他一(身shēn)玄衣,黑发随意束在脑后,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倒越发显得脸颊苍白,五官生得(阴yīn)柔慵懒, 原本是极好的长相,但云倚风此时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很不顺眼,恨不能立刻拔剑大战三百回合。

    当然,最后还是没战成。

    雪白瘦马与飞霜蛟擦肩而过,继续往深山方向奔去。胖貂趴在暮成雪背上,与云倚风深(情qíng)对望,直到最后变成一片白色浅雪,消失在了星的影子里。

    云倚风道“我要毒发了。”

    萧王(殿diàn)下陷入沉默,上一次貂没了,是因为自己没看好,这一次貂没了,是因为要换取那个倒霉朝廷命官的消息,仔细算起来,也与自己脱不了关系。

    于是他问“我若不讲江湖道义,践约毁诺去把胖貂抢回来,会牵连到风雨门吗”

    云倚风答曰“会。”

    季燕然“”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微妙的认定,因为平心而论,萧王(殿diàn)下与江湖并没有关系,更无须顾及风雨门门主曾向一个杀手许诺过什么,但鉴于云倚风二度痛失(爱ài)貂,此时正在被(阴yīn)云笼罩,实在不宜探讨别的事,所以季燕然只有扯高披风裹住他,一路策马回城。

    见二人两手空空回来,清月贴心安慰“胖貂不去,更胖的貂不来。”

    云倚风有气无力“进来,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清月答应一声,又询问地看向季燕然没事吧

    季燕然拍拍他的肩膀,叮嘱“我要去趟宫里,让你师父早点休息。”

    云倚风反手关上门,额头隐约渗出冷汗。清月只当他心(情qíng)不好,独自站在外头毕恭毕敬等了半天,直到屋里传来茶杯碰撞声,方才敲门进去,却被他煞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无妨,别告诉王爷。”云倚风坐着缓气。方才在山中时,他已经有些头晕眼花,幸好当时月光黯淡,飞霜蛟又跑得颇疯,才未被(身shēn)后人察觉出异样。

    也不知为何,最近虽然毒发的次数少了,他心里却反而有了不妙预感,类似于暴风雨前的宁静,惴惴不安,有时还会冒出酸诗歪对的文人愁苦,看到月亮都想唏嘘两句。

    这一晚,云倚风难得主动要求,老老实实泡了个药浴,虽说皮(肉ròu)依旧痛若灼烧,但哪怕多活一天呢,多活一天,就能多看一天花,多喝一壶酒,多说一句话。他不知自己的心态是自何时开始发生了变化,但却丝毫也不排斥哪怕这变化带来的九分都是苦,可至少还能剩下一分甜。

    那就够了。

    (床chuáng)上的被褥也是老太妃新换的,晒得蓬松柔软,带着阳光温度,恰好适合裹住精疲力竭的(身shēn)体,陷入漆黑梦乡。

    如此又过两三天,这(日rì)上早朝时,众位大人不约而同地发现,往常雷打不动守在正华(殿diàn)外的三队御林军护卫,这回却只剩下了两队,打听之后才知道,是王万山终于受不了满城的流言与满府的军队,急火攻心突然晕倒,皇上昨(日rì)还派了太医去瞧,据说连话都讲不利索了。”怕是撑不过去了啊。”同僚都在嘀咕,又叮嘱尉迟德,平(日rì)里你二人最交好,务必要将我们的问候带到朝中都是些老油条,现如今“王”姓可是烫手山芋,出事也好不出事也好,总之在真相未大白之前,离远些最好。

    而与此同时,王之夏也叫住了王东,邀他一道去找季燕然求救。

    王东满脸为难,压低声音道“可你我与王爷都不熟,贸然登门,这”

    “眼睁睁看着三人已少了一个,那神汉都准备好千里之外取你我首级了,哪里还顾得上熟与不熟。”王之夏强拖着他不撒手,“这事皇上是交给王爷在管吧那不就结了,我可说啊,你若不去,那你就是心里有鬼”

    “我怎么就心里有鬼了”王东被他噎得(胸xiōng)闷,只好又把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成,去找王爷,我倒要看看,你都能说些什么”

    萧王府中。

    云倚风一睡就是五个时辰,若非听到窗外有人说话,只怕还不愿醒。

    灵星儿纳闷道“有官员求见我们门主”

    “是王之夏与王东两位大人,说有要事。”管家解释,“王爷让我过来问问,看云门主想不想过去。”

    灵星儿为难道“可门主昨晚睡得迟,又要运功调息”

    “我去。”云倚风推开门,“请两位大人稍等片刻,我换(身shēn)衣服就过去。”

    管家赶忙道“不着急,王爷说了,让门主先用早饭。”然后又低声补充,两位王大人都听到了,所以他们应当也不会催。

    朝中要员的(性xìng)命,与云门主的早饭,哪怕萧王(殿diàn)下再色令智昏,也不至于分不清主次,他既这么说了,必然就还有另一层意思。云倚风极为配合,洗漱之后又慢条斯理吃了碗馄饨,喝了壶茶,方才优哉游哉去了前厅。

    门帘被人掀开,季燕然笑道“你若再不来,王大人的诗就该来了。”

    王东赶紧往(身shēn)边一指,写酸诗的是这讨嫌鬼,不是我。

    王之夏上下打量了一番云倚风,带着泣音感慨,原来茶楼里说书的也不全是骗子,世间当真有云门主这种品貌不俗的高人。滔滔不绝称赞完后,又用胳膊肘一捣王东“你我这回可算是有救了”

    王东“”

    “大人说笑了。”云倚风道,“皇上已经派出了御林军,(日rì)(日rì)跟在几位大人(身shēn)后,哪里还需要武林中人再插手”

    “在下虽是一介文人,也听过不少江湖事,对风雨门的地位与手段还是有所耳闻的。”王之夏道,“像这些巫女诅咒,皇上与王爷不好查,云门主却一定会有办法。”他说得笃定而又充满信赖,看起来恨不得把自己全家的(性xìng)命都系在云倚风(身shēn)上,并且不等对方推辞客(套tào),就又立刻道,“凡事皆有因才有果,风雨门既声名在外,那就必然是因为云门主才能卓著,云门主既才能卓著,那此事就有指望了啊”

    一边说,一边又推了一下王东,这回对方总算有了反应,但苦于毫无准备,只得附和一句“幸亏有云门主,幸亏有云门主。”

    一觉睡醒就成了别人的“幸亏”,云倚风也未再推辞,只问“王万山大人呢,怎么没同二位一起来”

    “他病了。”王之夏唉声叹气,“活活吓病的,真是可怜啊。”

    云倚风耐心宽慰“哪怕真有巫女,要杀的也是那位害过她王大人,几位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但王之夏却很坚持,哪怕没做过亏心事,也难保不会有脑子不够用、或者摸错门的鬼来敲门,这谁顶得住啊还是得想个更稳妥的处理方式才成

    他在这头缠着季燕然与云倚风,另一头,尉迟褚也坐着轿子拎着补品,去了王万山府中。王家妻儿与管家正好都在前厅,正在商讨着治病请大夫之事。

    “老王怎么样了”尉迟褚关切。

    “昏迷的时间有大半,醒着时也没精神,吃两口饭胃里就发胀。”王家长子叹气,“尉迟伯伯来了,正好能帮忙宽慰两句。”

    “走吧。”尉迟褚道,“现在就去看看。”

    小院里依旧守着不少御林军,黑压压一片寂静无声,也难怪王万山愁得连饭也吃不下。尉迟褚敲了几下门,见里头没动静,便自己推门进去。一股轻风同时溜进房间,回旋掀起(床chuáng)帐,隐隐露出被单一角,尉迟褚脸色突变,快步走到(床chuáng)边猛一掀帘,登时就惊得后退三四步,重重跌坐在地。

    王万山双目闭着,神(情qíng)平静,乍一看还以为是在熟睡,可(胸xiōng)口被褥却正在不断往外渗血,晕开一片刺目鲜红。

    王夫人一声惨呼梗断在喉,软绵绵向后一歪,晕倒在地。

    王万山死了。

    城中百姓都在议论,说王大人的死法同传闻中那巫女诅咒一模一样,被利器捅穿心脏,而满院子的御林军竟无一人察觉。

    王之夏震惊道“无一人看到凶手”

    若说没抓住倒也就罢了,连看都没看到,这那些御林军的防守有多严密,他可是亲(身shēn)体验过的,上茅房时都要等在外头,就这样还能被人一击致命,难不成真有鬼怪巫术,能千里之外取人首首首级

    而王东也在家中躺了好几天,端着茶杯哆哆嗦嗦,老觉得脖子发凉。夫人在一旁替他顺气,细声安慰道“你管那是巫还是鬼,现在他大仇既报,事(情qíng)也就消停了,又不关咱们得事,有何可担心的”

    千说万说,也就是没姓好,平白受人牵累,要是姓张姓赵姓欧阳,不就没这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剑霜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风雪山庄 第58章隔空杀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