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第一疗程》 第1卷:正文 第三十九章药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梨糕 书名:宫斗第一疗程
    “那可要好好想想。狂沙文学网 www.kuangsha.net刘贵妃她们有说送什么贺礼吗?”如果能打听到其他妃子的节目,倒是可以参考参考。

    “她说有好几个妃子都打算献舞。”

    川贝贝灵机一动:“献舞……要不,我们献气功吧。”

    估计是头一次听到健(身shēn)((操cāo)cāo)这个名词,梁照棠问道:“献气功是什么?”

    “就是一种养生功法,可以强(身shēn)健体的,你们这儿肯定没有人练这个吧?”

    “那不是习武之人才要练的吗?”

    “当然不是啊,气功是调(身shēn)、调息、调心三调合一的心(身shēn)锻炼技能,与我们平常的锻炼相比,气功更强调人的心理状态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强调通过主动的自我精神活动来调整自(身shēn)的生理活动。帝后妃嫔、王公大臣等贵人,个个位高权重,这些人大多锦衣玉食,四体不勤,又多劳心思虑,(身shēn)体状态基本都不太好,所以多练练这个总没错的。”其实“四体不勤,劳心思虑”也是大部分现代人都有的症状,天天坐办公室不活动,脑力劳动又频繁。

    “那倒是。”

    “我知道有一种养生功法,叫八段锦,古人把这(套tào)动作比喻为‘锦’,意为五颜六色,美而华贵,不但动作舒展优美,还可以祛病健(身shēn)。”

    “难道我们要在宴会上跳这个?”

    “嗯嗯。还可以教皇上跳,或者教大家一起跳。像这种可以防病治病、健(身shēn)延年的气功,当然是会的人越多越好啦。”

    “可是人家都是跳舞的跳舞,弹琴的弹琴,我们在宴会上练气功,会不会场面比较搞笑?”

    “独树一帜嘛,我们可以排练得优美一点,当然也要打扮得美美的,而且照棠你有孕在(身shēn),肯定不能献舞什么的,这个动作比较舒缓,而且又是为皇上健康着想。而且,皇上跟你学八段锦,肯定要常常来钟粹宫,这样就更多机会相处啦。”

    梁照棠笑道:“还不知道这个节目入不入的了他的眼呢。那你先教我怎么做吧。”

    “好滴。”

    川贝贝之前为了强(身shēn)健体也学了八段锦,不过因为懒癌发作没坚持多久,好些动作都已经忘了。她拿出《小傻傻养生宝典》,输入了“八段锦”,果然很多地方都有记载。八段锦起源于北宋,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此功法分为八段,每段一个动作,每个动作都有针对(性xìng)的功效,故名为“八段锦”。练习无需器械,不受场地局限,简单易学,节省时间,作用显著,适合于男女老少,可使瘦者健壮,胖者减肥。

    川贝贝将八段锦温习了一遍,又让梁照棠跟着学了一遍。

    梁照棠有些难为(情qíng):“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在宴会上跳这个。”

    “没事,姐姐你现在有孕在(身shēn),大家不会为难你的。而且跳之前肯定要说下为什么选这个节目,把理由说好听点就行啦。”

    “好吧。这怀孕了确实也没什么精力去准备复杂的贺礼。”

    “要不我再画一个功法手册,可以直接给皇上照着练。”

    “这倒是不错的主意。”

    川贝贝又拿了纸和笔,一笔一划画起了动作分解,最后装订成了《八段锦动作分解手册》。

    陆太医这(日rì)刚好有空,说带川贝贝去看药酒。

    陆太医带川贝贝来到药学部制药房,里面一排排整齐摆放了好些药酒。走进了最里面,有一瓶单独用玻璃柜存储的药酒,陆太医说这是准备给皇上的贺礼,足足用了二十余种药材。

    川贝贝好奇道:“是用了哪些药材呀?”

    “有白花蛇,川芎,川木瓜,姜活,独活,千年健,制川乌,秦艽,川牛膝,半枫荷,杞子,黄精,黄芪,当归,冬虫夏草,龙眼(肉ròu),人参,巴戟,(肉ròu)苁,川杜仲,鹿茸片,蛤蚧,川续断,骨碎补。”

    “这么多?这是蒋院使带头研制的?”一口气吃这么多药材,不会流鼻血吗。

    “是啊,从去年就开始研制了,可以活血化瘀、补气补血、舒筋活络、祛风除湿、壮腰补肾。”

    川贝贝总觉得这种功效太全的药不太靠谱,跟个包治百病一样,而且皇上这种痰湿肥胖体质,真的适合吃这么多补药吗。

    川贝贝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里面有川乌?”

    “怎么了?”

    “川乌里面有乌头碱,有大毒的。”川贝贝想起之前看到一篇新闻,说重庆某生(日rì)宴上有人喝了自配的药酒,15个人被送去医院,其中5人死亡,因为酒里有“雪上一枝蒿”这种剧毒中药,里面同样也是有“乌头碱”。

    “是药三分毒,川乌确实有毒(性xìng),不过和其它药材配在一起可以抑制,而且祛风湿、止痛的药,大部分都是用川乌、草乌制成,没了它真不行。”陆太医解释道。

    川贝贝打开了《小傻傻养生宝典》,搜了“乌头碱”,读道:

    “乌头之所以可用于镇痛,是因为乌头碱能阻隔神经冲动的传导,从而起到麻醉的作用,并不是真的可以治病。而且如果不慎内服超过一定剂量,会影响心电传导,出现传导阻滞、心律不齐,中毒者将因为呼吸麻痹、心搏骤停而死亡。”

    “这么严重?”

    “是啊。”

    对于物质的毒(性xìng)大小,毒理学上常用“半致死量”表示,也就是让一半的实验动物死亡的量,量越大则毒(性xìng)越低。

    如果用小鼠做实验,口服乌头碱的半致死量是 1 毫克千克体重。作为一个简单的对比,食盐的半致死量是 4000 毫克千克体重。对人而言,乌头碱的最低致死量是 0028 毫克千克体重,也就是说,对一个体重 60 千克的人来说,口服 16 毫克乌头碱即可致死。同样作为一个简单的对比,著名的毒药氰化钾,苦杏仁里就含有少量,致死剂量是 50~200 毫克,都比乌头碱毒(性xìng)小很多。

    川贝贝把这些数据说给陆太医听。

    这些显然出乎了陆太医意料:“居然这么严重?那赶紧和蒋院使说说。”

    二人在炼丹房找到蒋院使,果然他此时正在炼药。蒋院使是个瘦削的老头子,下巴凸出些,小小的眼睛在浓眉底下转来转去,恰如两只小老鼠,把它的尖嘴钻出暗洞来,立起耳朵,动着胡须。

    陆太医和蒋院使介绍道:“蒋院使,这位是新来太医院的川贝贝,今天我带她去看了我们研制的药酒,可她说乌头有剧毒。”

    蒋院使一脸难以置信:“剧毒?你这是污蔑!”

    川贝贝只好据理力争:“蒋院使,我说的都是真的,乌头含乌头碱,只要一点点,就可以让人丧命。”

    蒋院使气急败坏道:“我们这是太医院,岂会制作害人的药酒?何况这还是献给皇上的!”

    “您出发点肯定是为了给皇上强(身shēn)健体,但乌头碱确实有剧毒,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内服的。”

    “你怎么证明乌头有剧毒?”

    “你们这儿有老鼠吗?”看着蒋院使的眼睛,川贝贝突然想起了小白鼠实验。

    “老鼠?”

    “用老鼠做做试验便知。最好多抓几只用作对比。”

    “呵呵,皇宫谁给你弄那么多老鼠去?”蒋院使嗤笑道。

    陆太医恭敬道:“蒋院使,为保险起见,老夫认为还是实验下为好,毕竟事关皇上安危。”

    “那陆太医你去找几只老鼠?”

    下午,陆太医还真不知从哪儿搞了几只老鼠来,关在笼子里,吱吱乱叫活蹦乱跳的。

    川贝贝查了一下,乌头的块根含总生物碱为082~156%。10g乌头大概含1克乌头碱,那么1克乌头应该就可以让老鼠半致死了?

    “可以把这六只老鼠分成两批,一批早中晚各喂一块乌头,另一批不喂,对比两组(情qíng)况。”

    没想到喂了一次后,一只老鼠就出现抽搐症状,半刻钟后毙命。另两只在投喂第二次后,也都立即死亡。

    而另外三只没有服用乌头的老鼠都平安无事。几位太医对这一结果都惊呆了。

    蒋院使更是大惊失色:“难道真是乌头的原因?”

    川贝贝道:“我都说了乌头是剧毒。这个在我们那儿都是常识了。此外还有‘雪上一枝蒿’和‘附子’,里面也都含有乌头碱。”雪上一枝蒿源于云南,其根块是四川民间广为流传和使用的跌打、疗伤的止痛药。在四川, 雪上一枝蒿又称“磨三转”,意思是用雪上一枝蒿在以前的老瓷碗上磨三转后,再用瓷碗喝水就会死人。其毒(性xìng)之强,一定不能轻易内服。生附子毒(性xìng)较熟附片为强,须严格控制使用,一般只供外用,内服须加炮制,入汤剂须经久煎。

    “那我们把药酒里的乌头给去掉。”蒋院使道。

    “就算去掉,药酒大部分含量都是酒,只要是酒,喝了就对(身shēn)体不好。”且不探究药酒中的草药、蛇之类的补药到底有没有用,就说其中的最大成分——酒精,那就对人百害而无一利的,别说什么“小酌怡(情qíng)”的话,目前还没有任何一种文献资料能证明喝酒对(身shēn)体有利。之前还有一项涉及 19 个国家,60 万人的分析,得出的结论为,适量饮酒伴随中风、动脉瘤、严重高血压和心脏衰竭的风险增加。

    一言以蔽之,酒精是不要沾了,不然会减寿!

    蒋院使立马换了副嘴脸,一脸客气讨好:“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跟皇上说。”

    川贝贝豪爽地拍了拍手:“放心吧,不知者无罪。”

    “不过这下好了,我们这个药酒可是研究了一年时间了,之前都已经上报了。现在皇上寿辰在即,那我们送什么贺礼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宫斗第一疗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宫斗第一疗程》 第1卷:正文 第三十九章药酒手机阅读